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關心一條小巷

甘孜日報    2019年05月24日

     ◎章銅勝

      從縣城搬到市區,又從市區搬回縣城,其間間隔了三年。而從縣城到市區,中間只隔著一個湖,湖中有一條可以直達的公路,只需幾分鐘的車程。

      對于我來說,三年的時間并不長,幾分鐘的車程也不能算近??墑?,有了時間和空間上的阻隔后,你就會對一個熟悉的地方漸漸產生隔膜,也漸漸地有了某種陌生感,而當你再次回到曾經住過的地方,漸漸開始熟悉并習慣那里的生活環境時,你的心里會產生非常微妙的感覺,你會懷疑那些熟悉的風景是不是真的會留在心里,或者就是夢境。譬如我現在所居住的縣城。

      再次剛搬回縣城,是在秋天,那時多數時間是悠閑的,在閑著沒事的時候,我喜歡在縣城的大街小巷里隨意地走走,在那樣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氛圍里搜尋,搜尋記憶中與這座縣城曾經有過的種種交集,讓記憶與現實重疊一會兒,也是想讓自己在熟悉而又陌生的環境里開心一點兒。

      那天夜里,正下著小雨,我路過一條小巷的巷口,巷子里有一家幼兒園,那條小巷我曾不止一次地經過。剛晚上九點,小巷里已經空無人跡,正好也不急于回家,我就拐進了小巷里。說是小巷其實也不準確,它是縣城中心地帶的一條單行道,沿路的兩邊栽著兩排香樟樹,中間的路能容得下兩輛轎車錯車。晚上,路邊停滿了車,路自然就顯得窄了,窄得和我以前的印象有些距離了。路邊的香樟樹長大了,夜色中的一團樹影里藏著一幢幢多層的住宅,而那條路里的夜色,被團團濃稠的黑暗擠得更像是一條窄窄的小巷了。

      我走進這條長長的小巷。路燈桔黃的光在夜雨中打不起精神來,懶懶地丟下一團一團的光影,光影在潮濕的路面上反射著淺淡的光芒。在路燈下,我的影子被不停拉長、縮短,縮短、又拉長,影子充滿了彈性,像是調皮的孩子在有節奏地玩著彈力球的樣子,彈出,縮回,那樣有耐心的不緊不慢,我的腳步也不緊不慢,這是我想要的節奏,在小巷里慢慢地走著,不關心任何事情,甚至也不關心小巷兩邊的人家,和從那些人家的窗口里灑出來的一點燈光。

      那天夜里的雨不大,風也不大,淅淅瀝瀝的雨聲在香樟的樹葉間摩挲,在夜色的寂靜里,聽著竟有了幾分歡快,可我無法分辨在制造這歡快節奏的,究竟是雨聲,風聲,還是自己的心聲。我仰起臉看了一下,燈影昏黃潮濕,樹影在清晰中暈開一團模糊。此時,有幾滴大的雨珠滴落下來,打在我的手臂和仰起的臉上,又輕輕迸濺開,是一滴一滴的清涼。那些雨珠是從香樟樹的葉子上滴落下來的,那一點清涼也像是香樟樹的葉子特意賜予我的問候,它們承接了細細的雨絲,收攏了,故意打在我仰起的臉上。我沖著香樟的樹影笑了笑,也許,我也沖著小巷的夜色笑了笑,誰知道呢,這仿佛都不重要。

      以前,在路過這條小巷時,我從來沒有這樣認真地在意過它,無論是晴暖無風的午后,還是陽光清澈的清晨,我不止一次地路過它,也不止一次地錯過它。

      好多年里,在路過這條小巷時,我與它總是匆匆地擦肩而過,我從來沒有想過,它也會給我這慢下來的腳步以驚喜。那天夜里,我朝小巷深處瞥了一眼,然后走進小巷,我忍不住在小巷里走了幾個來回,我為自己曾經與它的擦肩而過感到惋惜,又像是急于要把它全部找回。

      想想自己,整日里在庸常的生活中忙碌著,又無情行錯過了多少能給我以驚喜的小巷呢?而它,只不過是其中的一條。那些已經錯過的,我并不清楚,也已經無從追回了。我想,從此刻起,我會像關心糧食和蔬菜一樣,關心我所路過的每一條小巷,我會走進這些小巷,去看看那些在巷口無法發現的風景,那將是用心生活對于我的獎賞,所有的種種美好,也許就流淌在某一條小巷里,那是安靜庸常的時光,也是快樂有趣的日子。

      讓腳步慢下來,去關心一條小巷。


  • 上一篇:大山與嗩吶
  • 下一篇:小麥